突然冒出一道陌生气息打扰自己修炼,林东立刻不悦地睁开了眼睛。

  “你是什么人,谁让你进来的!”

  “呵,一个炼气期还敢对我大呼小叫?”

  罗应收起罗盘,贪婪的眼神变得轻蔑又鄙夷。

  他负手在后,就像看一只蝼蚁,满面不屑之色。

  “管爷爷是谁,修真界强者为尊,这块宝地既然被我看上,那你就乖乖让开,别逼我动手!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

  林东气急反笑,“我花钱买的房子,我找到的灵力泉眼,岂能轻易便宜了你!?”

  “况且你眼瞎了,没见到我师傅已经在指导我修炼?此地有主,你滚一边呆着去!”

  他一提起张凡,罗应的目光登时转到张凡身上,又是发出一声阴阳怪气的冷笑。

  “一个炼气九层,给同是炼气九层的徒弟当老师?哼,笑死人了!”

  “我耐心不多,识相的速速退开,否则我一发威,你们都得横死当场!”

  这个家伙!简直猖狂霸道不讲理!

  林东怒了,他哗啦一声从灵池里站出来。

  “师傅,我把这家伙赶出去!”

  张凡扫了一脸狂傲不屑的罗应一眼,没提醒林东他的真实实力,只点了点头。

  “他修为不差,你小心。”

  “修炼这么久,我还是第一次跟修真者对上!”

  林东摩拳擦掌就走向了罗应,带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胆气,竟真的无视了罗应的境界压制。

  连罗应都有些惊讶,不过那也仅有一瞬。

  反应过来,罗应就不屑一哂,冷眼看着林东攻到近前。

  林东使出他们林家请来的武师教育的武学,看起来虎威赫赫,很是唬人。

  可对面站着的是修炼有成的罗应,这就注定一眼看破他的花架子,直接嗤笑一声重拳出击,破了林东的攻势。

  林东尚未回过神,人就被打飞出去,重重砸在院墙上。

  眼瞅着人还要被抛出别墅,这时一道惊鸿身影闪现,成功阻住了他的去势。

  林东灰头土脸地呸了两声,才不甘又悻悻地看向身后的人。

  “师傅……对不起,我给您丢脸了。”

  “这家伙怎么会那么强!我感觉在他面前,我毫无还手之力!”

  张凡笑了。

  傻徒弟,你还不到筑基期,人家已经是金丹期了。

  隔了整整一个境界的差距,能抗揍成这样不吐血都算不错了。

  “没事,为师会替你找回场子。”

  张凡淡然的话语刚落,那边罗应就像是听到什么大笑话一般,笑得不能自已。

  眼角眉梢都带着藐视的意味,罗应冲张凡勾了勾指头,像是在说“有胆就来,爷爷一只手就能撂翻你们俩”

  “欺人太甚!可恶!”

  林东挣扎着要再扑过去。

  他绝不允许任何人在他面前侮辱他师傅!

  可是林东一动,胸口气血陡然翻腾,他才站起来,就被剧痛折磨得面容扭曲,不得不直挺挺倒下。

  张凡点了他几个穴道,沉声道“气沉丹田,抱元守一!”

  “你自己在此打坐疗伤,就看为师的。”

  说罢,张凡一个缩地成寸,出现在罗应眼前。

  罗应只感觉眼前一花,面前就蓦然多了一个人,吓得他脸色丕变,连连倒退。

  “你究竟是什么人!”

  “能有这样的速度,你绝对不止炼气九层的修为!”

  被人一而再的挑衅,张凡也生出些怒气。

  看着这不知死活的家伙,他冷冷一笑,“废你的人!”

  “你敢如此大言不惭!”

  罗应仗着他是金丹期,张凡就算速度过于妖孽,也不可能拿他怎么样。

  岂料就在他准备掏出法器与张凡大打一场的时候, 张凡的攻击已转眼袭至近前。

  轻飘飘一掌,无风无浪,就那么平静地印向他胸口。

  罗应却感亡魂大冒,头上冷汗瞬间落下。

  “怎么回事,我竟没察觉他身上有一点气息波动!”

  这一掌绝对不能接!

  罗应自己都没注意到,他望着张凡的目光充满惊骇,尚未接招,脚步已经一退再退。

  气势都输了,罗应隐隐开始应接不暇。

  张凡居高临下看着这厮的退让,微微一笑,身影再度穿梭空间,出现在他身后。

  此次罗应已经完全看不到张凡的动作,就被张凡从后面一脚踹了个狗啃泥。

  林东一边借助灵力泉眼的灵气疗伤,一边抽空观察战场。

  当他看到这一幕,立时顾不得伤痛,大声叫好。

  “师傅干得漂亮!狠狠教训他!让他知道厉害!”

  “岂有此理,你们师徒竟敢如此羞辱我!”

  罗应行走在外多年,从未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!

  他看不透张凡的修为,对张凡有些忌惮,可对于真正是炼气九层的林东他可不会客气。

  只见他面色变得狰狞,从身后蓦然掏出一个纸人,朝上喷出一口鲜血,嘴里念着咒语。

  那纸人立马如同活过来一般,就像是他的化身,无声地朝林东扑了过去。

  张凡一看都死到临头了,罗应还敢在他眼皮底下动他徒弟,不由冷哼一声。

  “放肆!”

  气势往外一放,罗应还没等大声狂笑出来,人已经被四面八方汇集而来的威压压趴在地,头也不敢抬。

  他放出的那个纸人,没等接近林东身周十米,也被张凡气势压得精神全无,倒在地上,很快恢复了原本模样。

  此时此刻罗应心头不禁涌上惊涛骇浪。

  怎么回事,这家伙表面看不是炼气九层修为?

  为什么他一放出气势,自己都动弹不得,心里充满恐惧!

  难道……他的实力,在元婴之上!?

  这个猜测,登时吓得罗应魂不附体。

  而眼睁睁看着张凡抬脚冲自己走来,罗应不甘束手待毙,暗暗咬牙发狠。

  “拼了!”

  他忙掏出压箱底的分身纸人,咬破舌尖,逼出精血喷在上面,随即运用术法将魂魄移在上面。

  霎时纸人与他身魂合一,一时发出与张凡分庭抗礼的威能。

  “哼,就算你是元婴期,我拿出家传分身术法,你也一样拿我无可奈何!”

  “小子,你是这么多年来第一个让我这么狼狈的,我一定要狠狠折磨你,将你的皮扒下来做我的纸人!”

  “呵,受死!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